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信贷凶猛!“新四万亿”正在路上,历史会否重演?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3-10 21:19

来自税收——如企业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等;来自国债——包括中央政府的国债和地方政府的国债;来自土地出让金——就是各地卖地的收入……当然还有一些小头,如收费、罚没等收入。

政府筹集来这些钱,去修高铁、修地铁、修公路、修机场、治理江河等……也就是政府文件里的上项目,并由此带动经济。

财政政策还有就是减税降费。少征税、少收费,把本该政府来花的钱让民间去花,以此激发消费。

货币政策的钱来自于央行新印的钱,央行把新印的钱给各商业银行、各商业银行再把钱放贷给企业和居民,大家有了钱就去投资、消费。

货币政策有哪些呢?央行先印钱,如逆回购、MLF(中期借贷便利)/SLF(常备借贷便利)操作、再贷款、再贴现等,银行拿到这些钱再去放贷。

怎么让放出的贷款更多呢?把存准率降低——银行能放贷的钱就更多了,把利息降低——愿意贷款的人就多了。

大家想一想,新冠疫情全面爆发以来,政府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是不是就是以上的一项或几项?

刺激经济没那么复杂,无非是政府少征税少收费多花钱、印更多的钱出来借贷给大家多花钱罢了。

它的关键在于经济刺激的度有多大。度是什么?就是钱的数量,包括政府花多少钱、印多少钱给大家花。

2008年,为了应对汶川地震和美国次贷危机,经济刺激的度是4万亿,却引发了楼价暴涨、产能过剩等负面影响,也因此广受诟病。可这次新冠疫情带来经济刺激估计得远超4万亿。

应对新冠疫情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实施方案还在陆续进行中,有一部分已出、但更大的部分还没出来,我们也只能通过定性和定量两方面结合着分析。

定性部分主要来自于重要会议的决议、领导的讲话、答记者问及官员媒体发布的文章等,定量部分就是已经具体实施了多少钱。

2月2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会议提出“加大宏观政策调剂力度,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用好已有的金融支持政策,适时出台新的政策措施”。

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也就是收更少的税费、花更多钱,能收的税费总量是有限的、也不可能无限减免,否则公共服务怎么保障呢?

更加积极有为其实主要是加大新项目的开工和建设。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适时出台新的政策措施,其实就是让央行印更多的钱。

2月24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官员给出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的标准——防止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防止短期冲击演变成趋势下变化。为此,要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指导地方做好项目储备和前期准备工作,尽快形成有效投资。

疫情结束后,一大批新项目开建、老项目加速建设将不可避免,这意味着将有很多钱投入市场。

在货币政策上,央行官员表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也将进行年度动态调整;支持三家政策银行(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银行)扩大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中小微企业金融专项债券发行,让银行有充足优惠资金来源;6月底前,对地方法人银行新发行的普惠小微贷款,符合条件的允许等额申请再贷款。

也就是说,定向降准将继续实行、政策性银行也开始印钱、给中小微企业发放的贷款可抵质押给央行新获得低成本资金——银行给小微企业发放了5000亿贷款,就可从央行那里从新获得5000亿的资金。

各级财政安排疫情防控资金995亿;中央财政均衡性转移支付700亿、县级基本财力保障奖补资金406亿;抗疫专项再贷款3000亿;支持小微企业信贷的央行再贷款5000亿;政策性银行专项信贷3500亿;

以上这些长期的钱合计1.36万亿,要知道这些可是基础货币,若再加上当下超过6倍的货币乘数,能产生近8万亿的信贷资金。

从2月3日至17日,央行累积逆回购操作2.8万亿,一年期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2000亿,这些也是基础货币。

当然逆回购是7天和14天时限,到期后央行可以不续做……这些钱也就收回了。但央行也会根据实际需要续做,这是一笔不确定的大额货币量。

是不是有一种货币呼啸而至、奔涌潮来的画面?是的,你没看错,新一轮的印钞放水就是这么汹涌!

2008年的四万亿信贷刺激,对后来近十年的经济、社会产生了广泛影响,一些负面作用诟病至今,其中最重要的是两个。

一个是房价暴涨。08年底全国各地房价出现大幅下跌,甚至个别城市出现了一小波断供潮。也是那个时候,打砸售楼部、抗议降房价成为各地售楼部一道独特的风景。

可时间不长、情势急转,2009年春开始,信贷放水的效果已在楼市产生作用、房价不仅企稳并且开始上涨,到了年中后,房价如烈火烹油般的扶摇直上。在2010年,全国各城开始新一轮的楼市调控以控制房价,可很多城市的房价都已翻倍。

另一个是产能过剩。08年信贷放水,现在称之为大水漫灌。钱不仅流入房地产,还大量的流入实体企业当中——很多人认为这是好事,其实不然。

因为信贷救命,很多落后产能得以存活,也因为贷款宽松,很多传统企业借入大量的钱去扩充产能、去进入新行业新产业……结果就是产能过剩。

2015年底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及降成本和补短板),一定程度上就是解决2008年过度信贷刺激的后遗症。

不幸的是,这次“三去”最大的受益者竟然是房地产。地产商的杠杆降了,但把杠杆转移给了老百姓;地产商的库存少了,但以高价转移到了老百姓的手里……历史一幕再次上演——各地房价暴涨、涨幅甚至超一倍。

因为前两次信贷放水的惨痛教训,开始于2018年初的这轮信贷宽松,政府一直在强调杜绝大水漫灌、要定向滴灌——主要是防止钱再次流入楼市、推高楼价。

可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迅速打乱了既有的节奏,从普通百姓、到中小微企业主、再到大型企业(产业供应链受到极大冲击)、以致政府高层……都一时方寸大乱,高层会议密集召开、专家建议轮番登场,结果就是财政和货币政策不断推出、剂量在不断加大。

或许货币数量达到、甚至超过四万亿,但其影响却不可与过往相比,主要当下中国的经济体量太大了。

2008年时,我国的GDP总量约为32万亿。2015年时,我国的GDP总量约为68万亿。而今我国的GDP总量已近100万亿,是前二者的3倍和1.5倍。

因为经济体量的不同,同样的信贷数量产生的影响也就不同,就像在大海里和湖泊里下一场瓢泼大雨那样,前者可能毫无影响、后者却可能湖堤崩溃。

或许整体影响无忧,但因为绝对数量足够大,若短时间内集中向某个领域快速流动聚集同样可能造成重大冲击。

驻马店,首套住房公积金贷款首付比例由30%下调至20%;南宁,一定条件下,允许公积金贷款购买二套房;东莞,公积金贷款额度最高上浮20%、贷款期限最长至30年;浙商银行,非限购城市的首套房首付比例由30%下降至20%;全国20余省市的房地产救市政策出炉、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以吸引人才为手段变相放松限购政策;……

1月,我国CPI涨幅为5.4%,这是继上个月4.5%之后,涨幅再次扩大0.9%,并且至今还看不出下跌、甚至稳定的迹象。

节后我国股市于2月3日正式开市,至今不管沪市、深市还是创业板,都有约超过10%的涨幅,连续多日两市成交额高达万亿,不少人甚至跑步入市、并对牛市充满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