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中国经济70年·应对经贸摩擦|亲历者毕吉耀: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2-14 13:53

2018年3月以来,美方单方面挑起经贸摩擦,对中国输美商品肆意加征关税,无理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不仅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这严重违背两国元首共识,损害中美两国利益,威胁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拖累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增长。面对美方的极限施压和霸凌行为,中方保持理性、克制态度,始终强调对贸易战我们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坚决反制任何挑衅。中美之间通过对话协商解决经贸摩擦,是一个正确方向。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只有本着平等、理性、相向而行的原则,通过各种沟通协调机制加强对话协商,才能克服各种障碍,推动中美经贸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始于2018 年3 月的这次中美贸易争端,是历年来最大的一次争端,也是历时最长的一次。(视觉中国)

2016年11月8日,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走进白宫,在“美国优先”和“让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执政理念之下,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主张变得极度强硬,并利用本国法条对中国祭出全部可以使用的贸易对抗手段,337、301、201、232以及“双反”等一系列调查纷至沓来。一时间,狼烟四起。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分别征收最高达30%和50%的关税;2018年2月,美国对进口中国的铸铁污水管道配件征收109.95%的反倾销关税;2018年2月27日,美国对中国铝箔产品厂商征收48.64%至106.09%的反倾销关税,以及17.14%至80.97%的反补贴税;2018年3月9日,特朗普签署“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的法令。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并当场宣布对中国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至此,中美贸易争端进入公开化阶段。

作为回应,中国当然毫不犹豫地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3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因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给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

随着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临近,自9月5日中美牵头人通话之后有所转圜的形势出现进一步缓和。

2019年9月13日,中方决定对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实施加征关税排除。之前,中方公布第一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一次排除清单,美方也宣布推迟拟于10月1日实施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措施。

“这是历年以来中美之间在贸易往来上最大的一次争端,也是历时最长的一次。”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此次中美贸易争端的导火索源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突然发难。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正式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特朗普在白宫签字时对媒体说,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可达600亿美元。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对中国共发起过4次“301”调查。每次调查都曾一度剑拔弩张、看似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但最终均有所转圜,以签订中美市场准入或知识产权备忘录和协议告终。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发起了针对中国绿色能源补贴的调查。该调查内容落入WTO规则的范畴,中美双方引入了WTO机制,最终达成了中国资源削减补贴的协议。

在毕吉耀看来,特朗普的目的是希望借“301”调查提高谈判要价,压迫中国在降低关税、扩大市场准入、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等方面做出让步,以便为美国企业攫取更多的商业利益,扩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以减少贸易逆差。“对中国等竞争对手开征高额关税,是特朗普竞选时的重要承诺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要减少美国贸易逆差。美方要求中国降低美对华贸易赤字1000亿美元,进一步开放市场。但中美贸易失衡责任不在中国,除了贸易方面的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储蓄率低下、传统制造业竞争力丧失和金融等服务业占比较高。对中国施压并不能解决美国的贸易失衡问题,也未必能达到特朗普期待的效果。”毕吉耀说。

2018年7月6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宣布,美国将于当地时间7月6日 (北京时间6日中午)起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

“美国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为了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中方不得不被迫做出必要反击。”中国商务部批评指出,美国违反了世贸规则,这种征税行为是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正在严重危害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安全,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引发全球市场动荡。

从2018年7月,中美贸易战开响实行阶段第一枪以来,双方于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关税问题上可谓“你来我往”。继美国逐渐对半导体、塑料、铁路设备等中国商品加税,中国也对包括石油、煤炭、钢铁产品及医疗设备等美国产品征收关税。9月18日,特朗普政府宣布于当月24日对大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额外10%的关税,并宣布自2019年1月1日上调该税率到25%。中国随即做出反击,宣布对约6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额外加征5%~10%的关税,并发布《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

“应对美方对华挥动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底气。”毕吉耀回应这一年多以来中美双方在贸易争端上的种种事件时表示,“我们的反应可以说是有理有利有节。既然美国要打贸易战,我们就别客气,对方打出多少,我们就还手多少。中国有信心有底气应对中美经贸摩擦,同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但是从总体上来看,中国的回应是有一定克制的。我们在积极应对的同时,也一再强调,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但是打,我们也不怕。”

在毕吉耀看来,双方此次的贸易争端,既有特朗普突然发难的独特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他表示,随着中国实力的发展壮大,中美之间的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近年来科技进步和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明显加快,在一些高科技领域和高端制造业方面的国际竞争力显著加强,正在赶上甚至在个别领域超过发达国家,这引起了一些顽固秉持冷战思维人的“担忧”。他们视中国为对手、进行“经济侵略”,散布各种各样的“中国威胁论”,试图采取各种手段迟滞和阻碍中国发展。美国借贸易摩擦发难,有着深刻的国际背景和战略考量。

“中美贸易摩擦对金融市场、汇率、股市,以及市场预期的影响非常之大。更重要的是,从企业界或者从市场的投资人角度来看,如果说中美的贸易摩擦是一个长期化的趋势,而且从经贸领域向其他领域扩散,导致中美关系全面的结构性变化,未来我们发展的外部环境、内在条件都会发生深刻变化。”毕吉耀表示。

“我们必须做好长期应对的准备。战略上,我们要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大力推进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优化和增长动力转化,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立足自主创新的国内需求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不断增强抵御外部风险冲击的能力。在战术上,要未雨绸缪,既要强身健体,进一步提高我国产业、产品、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也要有针对性地准备好应对措施和方案。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考虑适当调整外贸政策取向,更加注重贸易的平衡发展。”毕吉耀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即使这次争端过去,美方对我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制约和打压有可能会持续下去。我们必须转变思路,不能像以前一样依靠引进技术学习的模式,而是要加强原始创新能力,掌握核心技术,不再受制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