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生活哲学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历史的巧合或许是必然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3-27 15:58

近段时间的许多事情,跌跌撞撞地闯入人们的生活,既让人感慨于生活的荒谬,也带来了反思荒谬的机会。

古语早有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所有的跌跌宕宕,都是人生这幕大戏的草蛇灰线——那些看似游离于人生之外的细枝末节,或许正在时间里潜伏着,直到生长为巨大的意外。

“戏”是今日深读的主题,围绕这个主题,我们推荐了两本书,相信你读完之后一定会自问:究竟是人生如戏,还是时代如戏,抑或是两者戏里戏外已是真真假假,纠缠不清?

作家方方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方方出生于纯粹的知识分子家庭。方方以前借住在隔壁的宗白华先生家,父亲为三峡工程调来武汉,方方两岁即随父母也来了武汉,此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方方写的小说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进入中国文学史的记录。而这本书的叙事与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有很多相似处。

一片都是欣欣向荣的光景,人们从冬天的房子里钻出庆祝生命的顺时萌发,但是死亡的悲剧也只发生在瞬间。

杂耍艺人红喜人失手刺死了围观的五福茶园老板水成旺,从此踏上逃亡路。水家待产的姨太太从此丧夫弃女,而女佣偷着将生下的女孩抱到表亲家抚养。本应是千金小姐的水滴从此背负着命运巨大的恶意,从底层开始,一路顺着最黑暗的路向上爬,爬到成为名震四方的汉戏名角,再隐姓埋名地蒸发于时间之下。

所有的故事都从蝴蝶翅膀的扇动开始,但是所有的人都被卷入了风暴中心——失去主心骨的水家逼从姨太太李翠选择守寡弃女来讨家中一碗饭吃;被父亲惨死吓到精神失常的水武只能成为依附于他人的寄生虫;掌管家业的大少爷水文不知情地对异母妹妹水滴产生了不伦之恋;水滴的养母因被情人抛弃在洪水中选择自生自灭;水滴的养父遭受水家迫害最终命丧街头;水滴则在为复仇和演艺事业付出了毕生爱恨之后选择退场,收留昔日仇人水武,静等人生干枯,再不问尘事。

一群人的爱恨,一个家族的兴衰,两个阶层的碰撞,台上台下的对白。如果就此打住,这本书可以称得上是一部非常精彩的传奇,但是方方的写作所指并不在于此,她将中国近代史上所特有的黑暗动乱无比贴切地嵌合在她笔下的武汉。武汉城内频繁的权力交替、底层特有的生活图景、大洪水和饥荒、战争年代的逃亡、支援后方的文艺汇演......

她所写的历史,是一个社会的历史,是一群人的历史,是一部戏的历史,也是一座城的历史。

在这部书里,从摩登的都市风光到破败腐朽的乡村,从秦楼楚馆到市井小巷,从深宅大院到下河人家,从官员商人到黑帮老大,从汉戏名角到无名小卒,从地下革命家到穷途逃亡者,从台上的光鲜亮丽到台下的身不由己,武汉的风物与景致,阶层与人生,流动与停滞,就像长在书里的一般,徐徐图之,才能一览无余。

方方向来被誉为武汉的真实书写者,对于一座城市的书写和对一个人的书写,对一个时代的书写其实是相通的。灾难总是在悄无声息中降临,但是它不能被视而不见。当作为个人的一滴水融于时代的大海中时,我们应学会忠实地沉潜。

秦腔名角忆秦娥十一岁学戏,从最不起眼的烧火丫头成为中国戏剧的“奥黛丽赫本”,“色艺俱佳”是她最避之不及的恭维。

台上的她是李慧娘、白娘子、杨排风,但是剥离“秦腔皇后”的身份,台下的她却将自己演成了世俗眼中的苦命之人。

从小山沟到县城再到省城再到京城再到百老汇,她不断成为更大舞台的主角,也经历了70至80年代的巨大风暴和秦腔演艺事业的大起大落。

她最终没有成家,唯一的儿子智商低下,但也离她而去。与三个男人的感情纠葛,应该是她原本单调的艺术生命中最波澜的三笔。

成为戏中主角的路上,有人为此发疯,有人为此入狱,有人为此精心算计了一辈子。那么要成为人生的主角,究竟要付出多少代价?

传统的戏剧讲究剧情的冲突,讲究主演的功力,越来越趋于现代的巡演却越来越讲究排面和道具,讲究主演的颜值和名气。艺人的自身修养被葬于何处,艺术的最终指向又指向了何方?